好伐二十

X.S.Hillslie:

我一直在想,女人的猫性是什么
大概是她用了很多精力照料一盆花
可最后那颗种子并没有发芽
所以后来她再也不喜欢玫瑰
也再没种过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