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伐二十

弗兰西斯·哈|在美梦里死去,或者醒来真实地活着

長和:



如果你很难过


试试把自己的姓氏改成“哈”


看看这样会不会开心一点



我们时常在夜晚做着美梦,关于未来,关于梦想。但早晨醒来的我们,依旧迷迷糊糊,华丽的泡沫惺忪了睡眼,朦胧了现实。我们都会在心里描绘美好的蓝图,正因为有那些未实现的梦想,我们才能可以自我陶醉,所以我们才能安然入睡。也正是因为那些尚未实现的梦想,我们害怕醒来,害怕看清现实与梦见相差万里。但是成长是不得不清醒,不得不改变。



弗兰西斯是个文艺女青年,想要成为一个专业的现代舞舞者,奈何实力欠佳。但是她从没有质疑过自己,否定过梦想,她只是不断不断地努力,可那么努力的她,永远只能站在舞台的角落里,灯光不曾洒落在她身上。她27岁了,没有想过改变,她的热爱很纯粹,也很任性。



她像是一个很天真的孩子,相信童话故事,并且每晚睡前都要重复一遍。要和最好的朋友索菲一起征服世界,实现梦想,享受被人崇拜,住进心心念念的度假公寓,有一个完美情人。而现实里,她们不仅无法驾驶海盗船,甚至还可能错过地铁,只能肉疼地打车。



虽然日子过得略显潦倒,但是只有还有人陪伴,就不会过分失落。我喜欢她们两人分别坐在两边的窗户上,头探出窗外,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对方,讨论生活的细枝末节。喜欢她们分享一根香烟,吐槽着自己的男友做爱技术有多么差。窗台上的对话俏皮、轻松,但是眼睛轻轻往下一瞟便会眩晕。摇摇欲坠的不只是身体,还有她们之间的关系。



弗兰西斯一开始属于一条道走到黑的人。当她听见索菲说要搬出去和别人合租的时候,她感到非常生气,因为她为了索菲拒绝了和前男友同居,并由此分了手。我认为她生气不仅仅是因为觉得索菲抛弃了自己,也因为索菲的离开意味着她的生活不得不发生改变。她的生活不可能永远有人陪伴,有人依赖,生活有时是一个不断和人解绑的过程,她会越走越孤单。索菲走后,她面对着两个窗台,一时间不知道该坐在哪一边。她要独自承受生活的暴击,就像被锅的把手烫到怒吼,也只能独自包扎。



残酷生活里的一点甜头都可以让人欣喜若狂,收到退税的弗兰西斯开心到仿佛中了乐透。但是残酷生活里一粒沙都能硌得人心脏发疼,弗兰西斯在ATM机取钱时,连3美金的手续费都要长时间地积攒足够的勇气才能按下确定键。舞蹈让她如此窘迫,却依然不曾放弃。当她的上司好心提出让她从事文书工作,一边可以解决生活问题,一边继续编舞,创作属于自己的作品。但是她一口回绝了,她就只想跳舞,要最纯粹的梦想,过最不堪而傻气的生活。



弗兰西斯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人,过分地沉浸在文学世界里,分不清虚构和真实的界限。她一直被定义为“约会无能者”,有很多人给予她暗示,但是她都不会回应。因为她偏执的相信虚构故事中的爱情,期待着一见钟情的怦然心动。所以即使本吉主动帮她减少房租,在夜晚陪她看电影,在她难过的时候好心为她播放自己喜欢歌曲,她总是视而不见。她的冷酷让本吉的细心和爱慕变成了卑微的讨好。



她是一个对未来没有规划的人,她不曾想过如果多年以后她仍然未能实现梦想,她该怎么办。舞者职业生涯本就短暂,并且她已经27岁了。她甚至对自己的明天也没有想法。聚会时有人客气提出她要是去巴黎的话,可以住他的公寓。她立马答应,第二天就去了巴黎。因为环境陌生,她失眠无法入睡,吃下安眠药后,直接把巴黎两日游睡去了一天。因为没有提前通知朋友,她只能一个人游荡在巴黎的街头,读着普鲁斯特。那些意识乱窜的话语,让她更加迷失、孤独。



夜晚,弗兰西斯在街头接到了索菲的电话,听着索菲即将和男友去日本生活,索菲的生活在一点点步上正轨,朝着拥有一间度假公寓,一个情人的理想生活奔去。而她却还只是一个迷失在巴黎,并因为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欠下一屁股债的傻瓜。面对索菲的询问,她说了一个“我一切都好,我过得不比你差”的谎言。最后匆匆挂断电话,她欺骗不了自己,今夜的梦没有给她入睡的安慰,反而让她知道了自己有多狼狈,因为梦境真的是和现实相反的。她暂时失业,没有钱,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。



弗兰西斯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年龄在不断的增长。电影说到了她比索菲要“老”,其实我觉得这是在提示和催促弗兰西斯要快点成熟起来,27岁的她还在用着17岁时和世界相处的方式。躺着做梦永远都无法前进,只有直立奔跑才能更加接近目标。务实是成年人应有的心态和觉悟,也是生存的基本法则。



后来弗兰西斯因导师的推荐,回校做校内工作。面对来来往往的学生,她仿佛和十七八岁的自己重新照面,发现自己真的已经过了整日沉浸幻想的年纪了。她想要和学生们一起上舞蹈课,却被告知是不学生和助教是不得进入舞蹈教室的。这时她渐渐明白了自己身份的转化,她不再是一心只想练习的学生了。我们刚迈出象牙塔的时候,常有这样的心态,舍不得那段可以被允许不切实际的日子,当遇见洪水猛兽的时候,比起勇敢抵抗,我们常常更渴望重新回到学校,但是却被禁止入内。无助的时候,不想被打趴下,就只能硬着头皮上,把头皮锻炼得如钢般坚硬,才能保护自己。



在一个夜晚,喝得烂醉的索菲敲响了弗兰西斯的寝室门。索菲的生活并不像社交媒体上显示得那般精彩、快乐。她和男友之间不断发生争吵,双方都歇斯底里得恨不得把对方的头扭断。在日本的生活,孤独、无聊,想要逃离。弗兰西斯听见索菲说自己想要回纽约时,她兴奋极了,这意味着她们可以重新过上原本如梦的生活。



可第二天一早,索菲就离开了,生活让她落魄,但她却还没有失魂,知道征服全世界是不可能的,要和情人住上度假公寓就要承受生活的压力,把无可奈何都变成可奈何。弗兰西斯光脚跑去出追索菲的车,眼睁睁地看着车带着索菲和那些夜晚的美梦愈行愈远。光着脚是追不上自己的理想生活,没有物质支撑,梦便只能是梦。人人都爱做梦,只因梦是最廉价的安慰品,但美梦成真却是奢侈品。



弗兰西斯最终接受了上司的提议,做起了文书工作。弗兰西斯编排的舞蹈很有趣,上演的是她梦醒的过程。一开始的双人舞是她与索菲两人相互取暖,接着的三人舞是她和本吉、耶夫的相互嬉闹,后来一个舞者在一群舞者中来回逡巡无人配合,像极了弗兰西斯与那群高薪人士的聚会。最后所有的舞者都各自舞动,散发不同的情绪,像是在表达人生其实是一个人的旅行,一开始会想要依靠,想要有人同行,但最终你只能依靠你自己。醒来,才能真实地活下去。



后来她的工作很顺利,也有了自己的作品,在用一种更加平稳、务实的方式自己的理想生活。她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心仪的公寓,面对两边的窗户她不用再思考要坐哪一边,可想坐哪边坐哪边。



她在纸条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在塞进信箱的时候,发现纸条太长了,她便把纸条折了,塞进了信箱,她的名字便成了“弗兰西斯·哈”,一念起自己的名字就可以笑出声来。生活从来不会迁就我们,他不在乎我们是喜是悲,但是我们可以适应生活,因为我们想要自己的生活是愉悦的。




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生活


但是你得为自己的理想生活买单


不要奢求永远有人请客


次次逃单的人,没人想和他吃饭


原文地址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yMzQ3MzQwOA==&mid=2247484977&idx=1&sn=7dc65ef8f52c01307a7086e7c983307d&chksm=e81cfc5edf6b754897d1e44fda11e417543120bd96c9d27c6bda10bc6075f7cebefa08e1546d#rd


资源获取:关注公众号——長和之道(changhezhidao),发送“弗兰西斯”即可。



seal•浪摄派:

《灯塔》

光明的灯塔
坚定的
伫立着,
它指明了道路
当天堂的斑驳的灯光
被乌云遮住了
被汹涌的大海吞噬了,
灯塔在召唤我们,
到港,
希望,
回家。


拍摄于Nugget Point, Otago,NZ. 

今年7月初,和好友一起去新西兰游玩。半夜开车到Nugget Point,拍着拍着骑了大雾,但是远处的银河清晰可见,于是有了这张照片。灯塔依旧穿过厚厚的浓雾向远方的船只指明方向。雾后期有适当增加,灯塔灯光有适当提亮。


Boyo Wang:

拍摄于火鲁奴奴,从hilo出发,乘船一小时,来到火山熔岩入海处,一路上吐下泻,设备索尼a7r2 70-200


蘇一品:

深閨

一個十世綿延、百年繁華、富甲一方的家族早已人去樓空,但這座深宅大院的風華絕代卻不曾逝去。

百年滄桑,有人已夢醒如花,翩然而去;有人正曉夢如蝶,魂魄依舊。

蘇州還有多少養在深閨人不知的遺世瑰寶未曾呈現?

蘇州衛道觀前潘宅(禮耕堂)丨Sony ILCE-7RM2 + Voigtlander HELIAR-HYPER WIDE 10mm F5.6 Aspherical